破窗效应

绿油油的草地,踏上去谁都会感到于心不忍。如果草地上有些脚印,有些荒芜就大可不必这样。当草地完全变成光秃秃的一片,路人们踩上去也就愧疚全无,反而一副理所当然。

在E、F宿舍中间有一块八卦形的草地,F座的同学每天都要绕过草地才能出去上课。起初,只有小部分上课快迟到的同学直穿草地而出。然而不知道从哪天开始,这小部分同学变成了多数,草地上的“直线”清晰可见。再后来,那条“直线”成为了每天必经之道。

曾经,我很有骨气地拒绝走直线,因为草地中央竖着的“伊伊芳草,踏之何忍”赫然在目,让我良心不安。直到有一天,同行的友人告诉我,“反正草已经光了,踩上去也无所谓了”,于是从此释然,成为多数人的一员。

美国斯坦福大学心理学家菲利普·辛巴杜于1969年做的一项实验也许能有效解释这种明知不道德却为之的踩草行为。他找来两辆一模一样的汽车,把其中的一辆停在加州帕洛阿尔托的中产阶级社区,而另一辆停在相对杂乱的纽约布朗克斯区。停在布朗克斯的那辆,他把车牌摘掉,把顶棚打开,结果当天就被偷走了。而放在帕洛阿尔托的那一辆,一个星期也无人理睬。后来,辛巴杜用锤子把那辆车的玻璃敲了个大洞。结果呢,仅仅过了几个小时,它就不见了。以这项实验为基础,政治学家威尔逊和犯罪学家凯琳提出了一个“破窗效应”理论,认为:如果有人打坏了一幢建筑物的窗户玻璃,而这扇窗户又得不到及时的维修,别人就可能受到某些示范性的纵容去打烂更多的窗户。久而久之,这些破窗户就给人造成一种无序的感觉,结果在这种公众麻木不仁的氛围中,犯罪就会滋生、猖獗。

不管是踩草,破窗,还是偷车都是公认的不道德行为。在做这些不道德行为时,相信每个人心里都会有所挣扎。这种挣扎其实就是心理学上所说的认知失调。当认知和行为错位,人们就会产生不愉快感 觉。

减少认知失调的办法有很多,“破窗”就是其中之一。破窗理论可以用中国的一句俗语来概括:破罐子破摔。因为事情本来就很糟糕,再糟糕也无所谓。破窗所带来的直接后果是免除人们做坏事的心理负担。

一个国家,如果腐败相当盛行,清廉反而成为稀罕,那么这个国家就很难回到清廉的状态,因为再多的教化,也无法改变官员的行为。他们内心的挣扎会随着大环境的恶化而消失殆尽。一个组织,如果官僚作风浓厚,那么这个组织就会处于低效运转,即使招聘新员工也无法提高效率。因为大环境不作改变,员工始终有懒的借口,并且理所当然,毫无愧疚。

这似乎印证了“斩草要除根”的正当性。若管理者不重视企业文化,风气,那么当不良风气占上风时,再来“亡羊补牢”,已经为时已晚。

Advertisements

Leave a Reply

Fill in your details below or click an icon to log in:

WordPress.com Log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WordPress.com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Twitter picture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Twitter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Facebook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Facebook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Google+ photo

You are commenting using your Google+ account. Log Out / Change )

Connecting to %s